亲历车轮滚滚,见证祖国巨变

2019-12-02 11:49:41

[摘要] 总统特朗普9月30日在社交网站“推特”上连续发文回应该事件,他还建议,以叛国罪逮捕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。希夫29日表示,众议员们已与投诉特朗普与泽连斯基通话的举报人达成协议,举报人将在国会作证。在

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。总结一下我在过去70年里乘坐的交通工具就足以见证我们伟大祖国的巨大变化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我还是个孩子。我骑的第一辆车叫做独轮车。在苏北农村地区,它被称为“土车”,即一辆独轮车、车架和腿的木制手推车。我记得我叔叔每年春节后来接我妈妈。我和妈妈坐在叔叔推的手推车上。我一边欣赏轮式运土车的“唧唧”声,一边听叔叔唱着歌谣:“小小的运土车吱吱叫着,我正忙着在东海卖盐;一辆手推车推一千多磅盐,卖盐可以赚一桶谷物。”后来,我从我父亲那里听说,在过去,我祖父和我祖父都是靠卖盐来谋生的。淮海战役期间,我父亲还推着“地球车”向部队运送军需品和制服。在大跃进之前,单轮“土车”仍然是集体劳动积累肥料和运输肥料和谷物的主要工具。后来,它发展成为一个轮胎手推车。

我骑的第二种车叫做四轮车。它是在合作时期集体统一使用的一种运输工具。这辆车大约2米长,1.5米宽。这四个木制轮子的直径都约为1米。四个轮子上安装着一个长方形的木质车厢。运输货物时,通常会有三到四头黄牛拉着它们,一只驱动卡车,另一只支撑卡车,即调整大车向前直行,并协助转弯。我的二叔是个司机,我经常跟着他去田里玩。后来,这辆四轮车因为太重而变成了胶轮车。它又轻又聪明,又大又小。

有一段时间,因为停课和革命,我没有学习。我经常在家坐在表哥的自行车上,去集镇听鼓。有时我表哥故意丢下我躲着我。在愤怒中,我学会了芦苇编织工艺。一年后,我存了60元钱,最后买了一辆旧自行车,这是我家的第一辆私人交通工具。1975年晚些时候,我请在公社大院工作的叔叔买一张汽车购票券,并买了一辆永久性自行车,这成为我工作前后旅行的基础。

恢复高考后,我被一所大专录取了。坐长途汽车是很常见的事情。有时我乘绿色火车去连云港和其他地方玩。当时,路况太差,汽车经销店“慢”,让人不耐烦。从我的家乡瑶姬到徐州只有90公里,制造一辆汽车需要四五个小时。从遂宁到南京,你必须整天在车里发抖。我记得1979年10月,我被遂宁县政府调到海南岛参加农作物良种繁育工作。我花了22天才到达三亚。不仅在旅途中很难买到票,而且每次换车,你都要花3到5天时间在公共汽车上。其中,我从上海坐火车去广州,坐了三天两夜。下车后,我的腿和脚肿了,很难走路。那一年我在海南工作了半年,因为我住在陆军农场,我还坐在陆军的卡车、吉普车、三轮车、小型货车等等上。每次我坐在这些汽车上,我都会感到英雄气概和精神焕发。

后来,随着国家的快速发展,北京吉普逐渐被越野车取代,包括国产的卢杉、燕京和勇士,以及日产的三菱和丰田。2000年后,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变得越来越高档。关键是路况已经大大改善了。这座山穿过隧道,畅通无阻,大大缩短了旅行时间。

自2008年高铁开通以来,无论是商务工作、休闲度假等,我和我的家人都完全实现了旅行方式的高度流动性和时效性。尤其是在家庭汽车、大众、宝马、奔驰等普及之后。都进入了普通人的家庭。以我的家庭为例。三个孩子都有两辆车。他们开车上下班。有时候周末旅行非常方便,一踩油门就离开。

更具体地说,我曾经在北京坐在黄色小圆面包上,在全国各地的旅游景点坐在电池汽车和支线汽车上,在上海坐在磁悬浮列车上,在全国许多城市坐在地铁上。从车轮的变化看国家的发展,我深深感到车轮上伟大的祖国正在全速运转,永不停息!

(朱瑞,这篇文章的编辑)

总编辑:吴斌文字编辑:朱瑞主题地图来源:视觉中国图片编辑:邵静

澳洲三分 北京11选5 11选5购买 北京快三 pk10注册送58

图文新闻

热点新闻

推荐

最新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vancenurkala.com 大召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